广告位招租

当前位置:主页 > 文学 > 外国 >

斜阳 标签: 小说 外国文学 文学 日本 日本文学 忧伤 太宰治 斜阳

斜阳

作者:【日】太宰治
状态:
分类:外国文学
原著:斜陽
书号:9787532916191
字数:16万字
更新: 1999-04
258*250广告位
出版: 山东文艺出版社

| 作者简介

太宰治(1909—1948),日本战后新戏作派代表作家。生于清森县北津轻郡金木村的一个大地主家庭。本名津岛修治。太宰治的创作生涯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前期是1932至1937年,这是左翼运动被镇压的时代。著有短篇小说集《晚年》(1933~1936),共收入了40篇,这些短篇都充满了青春时期的热情,多角度地反映了作家自己的主张和内心世界。此后又发表《虚构的傍徨》(1936)、《二十世纪的旗手》(1937)等作品。中期是1938至1945年。著有《女学生》(1939),获第四届北村透谷文学奖。此外尚有《童话集》(1945),发挥了作家奔放的想象力。后期是1946至1948年,一般认为,太宰治的后期创作最有成就,战争刚结束,他就发表了《潘朵拉的匣子》和《苦恼的年鉴》等小说,提出了追求“丧失了一切,抛弃了一切的人的安宁”的观点,以农本主义的幻想批判战后虚伪的.(展开全部)

| 公告

长颈鹿丛书·外国优秀小说选萃(共10册),这套丛书还有《野兽的烙印》,《美德的磨难》,《爱情和其他魔鬼》,《七个被绞死者的故事》,《马来亚海盗》等。

下载本书
在静冈县伊豆半岛的山庄里那漂亮的住宅内只住着两个人,小说的女主人公数子和她的母亲。老夫人可以说是日本最后一个贵妇人了。
  
  小说以数子第一人称的口吻回忆道:“我们离开东京西片町的家来到这伊豆的中国式的山庄里住下,是日本无条件投降后的12月初。父亲死后,我家的生活全靠和田舅父的关照,他已是母亲的唯一亲人了。战争结束,世道变了。和田舅父对母亲说:现在除了卖掉这房子,别无其它办法。把家里的佣人散了,你母女二人到农村买所漂亮房子,安静地过日子吧。关于钱财之类的事,母亲毫无办理能力,在这方面,她都不如一个孩子。所以,这一切都委托舅父办了”。就这样母女二人开始了伊豆山庄的生活。
  
  然而生活并不安静,母亲病倒了。这个贵族之家,已经开始没落。由于数子不慎,发生了一次火灾,幸亏未酿成大祸。数子到各邻居家里去道歉,实际上已经没有了贵族小姐的身价。这次火灾以后,数子尽心地作起农田里的事情,她渐渐变成了一个干粗活的村妇,而母亲病得越来越纤弱。母女二人向着相反的两个方向发展。
  
  太平洋战争开始的时候,数子的弟弟直治就被征去,派到海外作战了。直治至今下落不明,生死未卜。一天,他突然回来了。直治是个爱好文学的青年,他厌恶自己的贵族家庭出身,为了忘记这样的家,为了对周围的一切视而不见,他除了吸毒以外,别无他法。还在直治应征入伍前,他已经吸毒成习。还在6年前,数子为制止哥哥吸毒,曾去找过他的文学师傅小说家上原二郎。数子已是结了婚的人,恰好在他见上原的这一年离了婚,怀的孩子也因死胎流了产。直治回来后,数子给上原写了一封信,这是一封情书,尽管这时上原已经有了妻室。数子在情书中表示,愿给上原作妾,愿为上原生儿育女,愿作上原孩子的母亲。数子的信未得到上原的回音,她要到东京去直接见他。这时母亲病危了,她患的是肺结核,不治之症。
  
  在秋天的黄昏时分,日本最后一个贵妇人死去了。临终时,身旁有数子和直治二人。母亲脸色蜡黄,薄薄的嘴唇含着幽静的微笑,看上去很象圣母玛利亚。母亲死后,直治依然同上原一起鬼混,放浪形骸,过着颓废的主活。而数子却在寻找自己的新生活,为此开始奋斗。她并不沉溺于悲哀,但奋斗目标也不是去寻找新的伦理观念,因为这个辞太虚伪了。她所寻找的只有爱情。
  
  一天,直治把一个舞女模样的人领到家里来过夜,数子便借机离开了家,她到东京去找上原。上原不在家。妻室说,他同朋友喝酒去了。数子走了几家酒谊,终于找到了上原。这上原同六年前比判若两人。头发虽同从前一样的蓬乱,但已变稀变焦。脸色发黄,眼圈发红,前齿脱落,后背隆起。坐在酒店的角落里,活象一只衰老的猿猴。数子就同这人一起走出酒店,晚上二人在上原找的住处过了一夜,实现了数子的愿望。天明时,数子望了这人的睡脸,那是一张马上就要死去的面孔。就在这一天的早晨,直治在伊豆山庄自杀身亡。

2016.08.23 1 书友

三番五次提到流泪痛哭都不为过斜阳,和子的感情多少能够体会,强烈的依赖引发不安恐慌和绝望,很久以前也曾感觉到。妈妈深夜无故不归的时候,不去幼儿园接我的时候,午夜醒来发现她不知去向的时候。这种巨大的惶恐和惧怕死亡是对等的。读到这里,一切都记起来了。

2016.08.20 2 书友

给5星是因为之前从未读过这般的小说斜阳,让我见识了不一样的美—是的,给我留下的印象就是一种薄雾般即将消失却又永恒弥漫的美,太宰治果然是将这生活看得真切。没有悲伤,只有淡淡的呼吸从口中吐出,我看着清晨的窗外,“恋爱和革*命”缺一不可吧。

2016.08.19 3 书友

把妹无数不乏基友,顶撞前辈制伏傲娇,即使是这样的一枚人间搅屎棍,太宰仍是优雅到骨子里了。有一种划分,大体可以把日本近现代作家分成两拨,荷风太宰是一拨,三岛属于另一拨,前者的日常永远比他们写的书精彩—一个勤做体操的阳明学信徒注定羡慕嫉妒到疯

2016.08.09 4 书友

人如果不和这世界搅合在一起是没有办法独自高傲地存活下去的斜阳,恋爱和革*命就是世界搅合在一起的手段,倘若没有这两个,就这样苟活下去,想想也是无趣…直治也是可怜,贵族也好,平民也好,哪一边都无法融入,恋爱和革*命也无望,于是就走向了这样的末路

2016.07.22 5 书友

你说这是革*命?这革*命也太自我。你说这是爱情?这爱情也太意淫。虚渺的人生自有其荒唐而成立的逻辑。有言曰斜阳,亚洲人太感性。那这感性是顿悟还是随性?没有理性很可怕,只有理性亦是,理性崩塌更是。所以,体会一下人生无常的生命到底还是有益的

2016.07.20 6 书友

太宰治笔下的人物情感总能引起内心懦弱者的共鸣。怯弱与振作间的往复真实可感。直治被出身贵族特有的格调束缚,活得再不堪骨子里对做人的要求依然很高,所以才那么痛苦,做人失败的不得已和选择自杀似乎也情有可原了。太宰治每一篇作品都是在写自己。

2016.07.19 7 书友

這本短篇集裡也有人間失格一篇斜阳,中文與日文聯繫緊密,翻譯相對之前看的英文本就準確很多,觀感也有所提升。相對人間失格,另外幾篇雖然同樣充滿讓我厭煩的主人公和更加使人嫌惡的配角們,卻稍微少一些嬌柔做作,更為誠懇,可以感受到太宰治寫作時真正的心情。

2016.07.09 8 书友

这本书可以收藏,收录《斜阳》、《维庸之妻》和《人间失格》。《斜阳》作为翻译文学照样让人觉得文笔优美才思横溢,这种字字珠玑的感觉比一些外国名著的翻译腔不知道好多少倍。《维庸之妻》妻子为了对丈夫的爱把姿态放得多么低,连我也觉得满足了。

2016.07.06 9 书友

全文笼罩着淡淡的、无法言说的绝望。多余人的自我厌弃,生还是死的纠结,爱与被爱的挣扎,非常唐突的有关革*命和人性的讨论…没落贵族、多余人、丑角精神、无赖派…太宰治的五次自杀,跟着他的可怜女人…逼格略高。可惜我连画家是作家的隐藏情节都没发现。

2016.06.23 10 书友

从未细想过太宰治般的忧郁,但是那种阴郁之感在文字的触息上展现的淋漓尽致。这本的《斜阳》译得比较好,关于直治的死亡触觉,也许每个人都有过萌芽。那种对未知的一切毫无恐惧的自伤,拥有强烈的现实感。午夜的时候,也许,你真正需要的是这样的一本书。

2016.06.20 11 书友

哎,切忌读某本书读到一半便按捺不住去看和该书内容有关的八卦。比如读《斜阳》后一半的时候,一边想的全都是:太宰治这个对他人的痛苦赏心悦目的软弱的悲伤的渣男,我他奶奶的快被他迷死了! 另外,最后一封信的落款M.C(mycomedian)好意味深长。

2016.06.19 12 书友

听着山口百惠翻完了最后几页,她的歌能给这被西化得不行的文字晕染上日式的悲怆情绪。或许当时的日本与中国一样,贵族本身就是特别具有西方色彩的。潦倒狂放夜夜笙歌却又向往革*命的浪漫。贵族其实是可笑的人啊,在精神的天空里飘来飘去不接地气。

广告位招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