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位招租

当前位置:主页 > 小说 > 其它分类 >

网络共和国 标签: 政治学 社会学 互联网 传播学 网络 民主 桑斯坦 网络共和国

网络共和国

作者:【美】卡斯·H·桑斯坦
状态:
分类:
原著:
书号:9787208046184
字数:
更新: 2003-6-1
258*250广告位
出版: 上海人民出版社

| 作者简介

| 公告

东方编译所译丛(共128册),这套丛书还有《战争的原因》,《国家为何而战?》,《国际政治的社会理论》,《世界事务中的治理》,《全球政治经济学》等。

下载本书
本书主要讨论网络中的民主问题。网络技术已经深刻地影响了我们的生活,我们随时可以获得我们需要的信息,我们也随时可以与别人联系,那么网络技术是不是就是民主的福音呢?作者回答说不,他认为通过网络人们更容易获得的是自己喜欢的信息,而拒绝接受自己不喜欢的信息,事实上人们得到的是窄化的信息,很多的网站也不和与自己立场相反的网站链接。而在一个真正的民主的环境中,信息应是多元的并且不是我们事先选择的,在其中我们还拥有一些共同的经验,例如公园和街谈巷议。作者认为信息的窄化其结果是社会会趋于分裂,各种仇恨群体更容易相互联系和影响,也更容易对社会发动攻击。作者认为政府应积极介入以提供一个多元的信息环境。
  本书译文质量较差。

2016.08.25 1 书友

桑斯坦的这本书很好地揭示了网络时代下网络共和国,新闻传媒的特点以及言论自由原则受到的新的挑战。虽然其是基于美国的政治环境下所进行的分析,但是这并不是说这本书中的内容对中国就没有任何意义。实际上,桑斯坦在文中所做的一些现象分析,对于我国互联网新闻媒体和自媒体飞速发展中遇到问题的解决有相当的借鉴意义。桑斯坦在文中提及的各类现象,在我们国家也或多或少存在着。例如:我国出现了一些具有一定政治倾向性的网站和论坛,在这些或“左”或右的政治性论坛中,网站用户通过虚拟串联而形成的虚拟社群,在网络助力下形成分裂的状态,从而出现了极“左”极右的对立,也就是桑斯坦所说的群体极化。还有新闻网络商业化的现象,在现在的传媒发展中也是存在的。至于那些新闻可以被我们看到听到,都是新闻业的老板们所决定的。

2016.07.30 2 书友

桑斯坦很有前瞻性地意识到了互联网新媒体对人类交往和社会整合带来的巨大作用力网络共和国,但实在很难提出什么正经的建议—再小心翼翼提政府管制也难免惹一身骚,只能寄希望于受众的公民自觉和信息提供者的良心发现。在美国当老左还真是不容易。

2016.06.29 3 书友

作者从民主的角度谈网络传播网络共和国,挺有意思,有传播学后期批判学派的风格。作为法学学者,关注网络传播中的信息过滤,群体极化等会对个人以及社会的商议民主造成不利影响的因素。比较有看头。

2016.06.24 4 书友

给言论自由做“消费者主权”与“政治主权”的划分很实际。其他的部分都太泛泛。

2016.06.20 5 书友

译文不好。消费者主体和公民主体的划分网络共和国,需要更细致的论证;共和主义和认知心理学的网络观。群体极化。

2016.05.27 6 书友

最主要讲了一个过滤网络共和国,一个共同经验,一个主权,一个民主。过滤会导致群体极化,从而导致共同经验变少。在政治生活中让消费者主权做导向,使得民主受到威胁。 不过总的来说,让我比较困惑的是中美两国的差别,以及这本书是十几年前出版的。我们落后太多了吧?

2016.05.24 7 书友

之前我认为的言论自由是民众“能选择”就是自由网络共和国,但现在得思考是不是“能充分了解并讨论”才是自由。

2016.02.14 8 书友

其实,我们都信息偏食了,大量的我们自行寻找订阅信息(Pull模式),会强化个人已有的信息偏见,从而造成整个社会的共识降低。而另一方面大量的人只接受少量的官方媒体的信息。就这样的状态,民主?额...

2016.02.02 9 书友

作者着眼于互联网社会对民主社会建构的影响出发网络共和国,抛弃了技术决定论,从多个角度探讨了互联网对民主的益处和敝处究竟何在。他认为非选择性的接触和共享的经验对民主来说是至关重要的。当下的互联网社会盛行mydaily,即在“消费者主权”的影响下形成了个人化的定制内容,但这其实就暗含了一种协同过滤的机制,这导致了不同细分人群共同经验的缺乏,瓦解了商议民主的前提。当下在谈及微博改变社会生态的时候常常引用桑斯坦的“群体极化”概念:团体成员一开始即有某些偏向,在商议后,人们朝偏向的方向移动,最后形成极端立场,由它可以继续引发串联效应,形成“引爆点”。当然,对于社会来说,多元的思想和见解是必要的,但“群体极化”效应带来的是分裂的传播市场,使得科技能轻易地让人自觉于他人的意见,这正是桑斯坦所担忧的。

2016.01.25 10 书友

可以算是散文体的教科书吗?大律师看问题的角度可以说是有些些保守和忧虑吗?有一点倒是万分确定并应该坚以为信,数字化并不意味着认识论的改变,基本的社会问题依然如旧!

广告位招租